孙黯特仑苏。

赊刀

江湖轶事


1.  


邵苍是我师父,可他什么都不教我。

到了我该学点儿本事的岁数,我也曾向他提出请求,自以为积攒了足够的勇气和诚意,结果还是被他拒绝。

“时候未到。”

他不睬我,坐在太师椅里专心拨一副黑油发亮的算盘,算珠笃定碰撞,清脆响声不绝于耳。

他穿一身白色唐装,后脑勺留着一撮数十年未剪的长发,身形纤细清瘦,蜷缩起双腿就能整个人圈进椅子里。无论面孔还是骨骼,都全然一副十四五岁少年的模样。

事实上,二十年前他收养我的时候,他就是这般长相,至今毫无改变。他或许有四十岁?六十岁?那双眼一看就活了很久很久。镇上的人对此众说纷纭,有人说这是一种无法...

屋檐下

一、 


似乎在他俩还不记事儿的时候,父母们就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那个年代人人都不富裕,楼房得单位分配的才有。一方大院儿,几间平房,被一棵枝干嶙峋的老槐树分隔开,基本上是贯通的,两家人共用一个砖头砌的水池,四四方方的灰色石桌,还有向阳的角落里,两三根粗糙扎手的晾衣绳。两家小夫妻年纪相近,境况类似,都是通情理又讲分寸的人,平时相互帮衬,从没发生过矛盾。

时屿他妈和辛无忧他妈是一前一后怀的孕,非要算起时间来,时屿要比辛无忧大一个月,所以辛无忧自打学会了说话,就跟在他屁股后面叫哥。在那个小男孩儿无论干什么都喜欢争个高下的年纪,他对这个称呼背后代表的身份好像没有丝毫犹豫和不满...

人间烟火

除草。

现充一个月,最大程度地减少社交之后,我过得很好,希望你们也是。

夏天快乐。

一个废稿,黑段子,BG。


人间烟火


01


我们在形容一个人容貌美丽、惊艳脱俗的时候,常会用这么一句话来形容。

不食人间烟火。

第一次见到卓可温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感觉。

与她认识之前,我对传闻尚且抱有怀疑和不屑。因为赞叹大多出自倾慕者之口,缺乏足够客观的依据,偏爱是有色眼镜,再加上口耳相传,多少会夹带些夸张成分。

真像他们说的那样?

——那天我偶遇她,是在学校的图书馆三楼。

她坐在窗台上,一头黑发直落腰际,上挑的凤眼眼尾有一颗小痣,清凉的吊带裙外面套了件机车夹克,...

《于心有愧》文评

说点题外话吧。

这次出本的过程万分曲折,直到昨天才排版完毕,送印过程中又出现格式错误,晚上本来想更文的时间也全花在跟印厂交涉上,十一点多就困得不能动弹,这些天睡的都不太充足,感觉自己身心状态都日趋老年,经不得下一次打击,可该继续的还是得继续——这不是我抱怨两句就能解决的事儿,我想起友人安慰我的那句话,好事多磨。

《于心有愧》当初的原定是加上番外撑死八万字,现在加上番外整理完都快十万了,不说别的,希望你们拿到手里的时候心情是欣喜的。

想说的是,你们的爱和付出我都有接收到。愿有生之年,能拿同样的东西回报你们。


氤氲:


“我叫司骏,很高兴认识...

时差

我怎么一有基佬梗就想写这俩人。

前两个故事走: 《谈判》, 《夜宵》


入夜的天色干净极了,一丝灰霾都没有。

晚风清凉怡人,孙耀趴在阳台上打瞌睡,惊醒时手里的烟头早就给吹落了,隐隐烁烁的掉进楼下深绿色的树杈间,被马路上疾驰而过的车碾成一地粉末。

楼下紧挨着邻居的厨房,被灯光映成橘黄色的窗子里响起熟悉而温热的炒菜声。锅铲快速翻动,耗油生菜爆出香味。他没再逗留转身回了房间,顺手把推拉门带上,一头埋进不甚整齐的被子里。

手机好端端的摆在床头柜上,有种令人不习惯的静默。

嗤啦一声,他赌气似的从被子里露出两只眼,在黑暗里徒然的寻觅了一会儿,并未给心里压抑许久...

白家尉迟

娘炮攻×糙汉受,不适者请注意避雷

今天的我叫“不掰弯苏老板不舒服斯基”。


苏来平躺在床上,衣服没换床铺也没摊开,呼吸放慢手脚纹丝不动,屋子里没开灯,他正尽力让自己隐匿于黑暗里。

他一早就听见外面有人出没的动静。暂时没有心情去想是哪个不要命的偷到他家里来了,只等一抹白色的人影出现在房门外,他的手迅猛地插进床单和枕头的缝隙里掏出一把匕首,身体脱离床板的时候虚晃了几下,确定来人并没有持枪,甚至没有暴露出一点杀气,也没有回击的意思,苏来一时间竟有点不知所措,但手上的动作只需要本能支配,当他的匕首抵到了来人的大动脉时——他好像忽然意识到周身弥漫着一股熟悉而甜腻的香水味—...

柳风

BG向,亡命徒×女高中生


他们坚信那个人逃不了多远。


雨声密密匝匝,遮挡着夜色中原本就不够清晰的视线,脚步杂乱的一群人冲进拥挤的杂货街,侥幸躲过城市改造的棚户区乱得像狗牙一样参差不齐,水声不断溅落在耳边,为首的人横臂挡住了后面追上来的同伙,当他们同时停下找寻的动作,这季节温暖的雨水夹带着城市的风尘一齐扑在他们身上,不留余隙。

承载着所有人目光的男人俯下身来,手指触及地面,将一股被雨水冲散成粉红色的血迹截成两段,沿着他的褐色皮鞋百川归海似的流向了一旁肮脏的水洼。

“他受伤了,跑不远的。”

他望着面前的方向,只有少数还在...

无题

男神×备胎,借题发挥。戳原PO


我见过那个男人的次数不多,倾注于此的注意力也颇为微薄,因为他是我女朋友的备胎。

他长得不好看,至少对我来说不是足够构成威胁的程度,是父母口中老实憨厚的面相,在我女朋友面前也只是语无伦次的笑着,很无趣。

神情有种令人怜悯的卑微。

我不太愿意花时间去想如何应对这个人,他的称呼早就注定了他的立场。

女朋友看上去也不在乎,把他的存在和示好看作是习惯,是空气,是家门口路过的一条狗。

他连笑话都算不上。


外面雨下了很久,我们做完了它还没有停下的迹象。

女朋友坐在床边穿衣服,我伸手把她垂在后背上的头发从胸罩扣下撩出来...

柳爷吉祥

劫后余生,回报社会

贾逸系列里的一个故事,时间线参照《渺渺》


柳爷原名叫做柳仙,是个如假包换的姑娘。

但她老家里有个口耳相传的规矩,如果家里有一脉子嗣只剩下个独苗,而这个人又恰好是长子长孙,不论男女,统统称爷。

柳仙她亲弟柳风因为涉黑进去了之后,她家这一脉看上去就真像只剩她一个人了似的。

出事的时候柳仙正在一处春光明媚的江南小镇度假,她一只手夹着电话,另一只手还握着刚从花市小贩那儿买来的花,花瓣新鲜柔软,微卷的边缘往下淌着露水。

她把鬓角墨云似的长发别到左耳侧,闻了闻鼻子下面湿润芬芳的栀子花,若无其事直起身子对着电话说,哦,我弟打算在里面蹲几年?

那边堂口的兄弟已...

以牙还牙

仇杀爽文,没有CP也不供娱乐,血腥注意

 

辛廷坐在稀落落的白炽灯下细数着分秒,离女儿约定回家的时间过了十多分钟,还是没听见熟悉的敲门声。他为难着,给辛薇的手机发了个短信。

“别生气了,爸爸去接你吧?”

单身父亲小心翼翼的示弱口吻,辛廷也不知道正在闹别扭的女儿买不买账,只是因为等待而潜藏在心里的焦灼一点儿一点儿烧起来了。

他掏出另一个工作用的手机,看了一眼完全不想关心的公事,嚯从沙发上站起来往外走。

他一边穿鞋一边拨通了女儿辛薇的手机,响了整整四十八秒都无人接听。

某种糟糕的预感开始从绷紧的喉咙里往外冒,慢慢的他就控制不住了。

“喂,冉冉吗,我是薇薇的爸爸……哎,嗯,...

婉拒转载与催更。
© 孙黯特仑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