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黯特仑苏。

赊刀

江湖轶事


1.  


邵苍是我师父,可他什么都不教我。

到了我该学点儿本事的岁数,我也曾向他提出请求,自以为积攒了足够的勇气和诚意,结果还是被他拒绝。

“时候未到。”

他不睬我,坐在太师椅里专心拨一副黑油发亮的算盘,算珠笃定碰撞,清脆响声不绝于耳。

他穿一身白色唐装,后脑勺留着一撮数十年未剪的长发,身形纤细清瘦,蜷缩起双腿就能整个人圈进椅子里。无论面孔还是骨骼,都全然一副十四五岁少年的模样。

事实上,二十年前他收养我的时候,他就是这般长相,至今毫无改变。他或许有四十岁?六十岁?那双眼一看就活了很久很久。镇上的人对此众说纷纭,有人说这是一种无法...

屋檐下

一、 


似乎在他俩还不记事儿的时候,父母们就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那个年代人人都不富裕,楼房得单位分配的才有。一方大院儿,几间平房,被一棵枝干嶙峋的老槐树分隔开,基本上是贯通的,两家人共用一个砖头砌的水池,四四方方的灰色石桌,还有向阳的角落里,两三根粗糙扎手的晾衣绳。两家小夫妻年纪相近,境况类似,都是通情理又讲分寸的人,平时相互帮衬,从没发生过矛盾。

时屿他妈和辛无忧他妈是一前一后怀的孕,非要算起时间来,时屿要比辛无忧大一个月,所以辛无忧自打学会了说话,就跟在他屁股后面叫哥。在那个小男孩儿无论干什么都喜欢争个高下的年纪,他对这个称呼背后代表的身份好像没有丝毫犹豫和不满...

人间烟火

除草。

现充一个月,最大程度地减少社交之后,我过得很好,希望你们也是。

夏天快乐。

一个废稿,黑段子,BG。


人间烟火


01


我们在形容一个人容貌美丽、惊艳脱俗的时候,常会用这么一句话来形容。

不食人间烟火。

第一次见到卓可温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感觉。

与她认识之前,我对传闻尚且抱有怀疑和不屑。因为赞叹大多出自倾慕者之口,缺乏足够客观的依据,偏爱是有色眼镜,再加上口耳相传,多少会夹带些夸张成分。

真像他们说的那样?

——那天我偶遇她,是在学校的图书馆三楼。

她坐在窗台上,一头黑发直落腰际,上挑的凤眼眼尾有一颗小痣,清凉的吊带裙外面套了件机车夹克,...

我兄弟可是狱霸(续二)

这篇是给我朋友修(现实中)的生贺

我发誓摸完这条鱼我再也不(闭嘴。


答应了菲菲和她一起南下之后,我和典狱长签署了一份协议,保证我半年后一定会回来,不然他就烧掉我和修之间写过的所有信件,我才忍痛答应了他;接着把“以备不时之需”的日常用品塞进随身的腰包里,在监狱里无数娘炮和兄贵的欢送声中,我和我的新朋友,菲奥蕾拉,踏上了前往大白鹅监狱、乃至整个世界的征程。

铁窗高墙外的风景分外美好。

菲菲走路时一蹦一跳的,身后那把血迹斑斑的电锯也跟着她轻快的步伐一蹦一跳,真是活泼又可爱。路上我的心情很舒畅,像汽水里不住蒸腾的气泡,我想,这是即将见到我挚友的幸福感在萌生啊。

我和菲菲走在向南的公路上,...

我兄弟可是狱霸(续)

一个自带电锯的神经病美少女的故事


我坐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嘴里叼着一根香肠味的牙签,和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小姑娘面面相觑。

我并非喜欢善于撒谎取乐的人。

如你所见,我是黑门监狱第一男神,塞特兰戈洛。这是一个一往如常、阳光充裕的午后,我在食堂吃完今天的特别餐——海鲜焗饭和超辣牛排,被上次打牌输给我的狱警背回来,跟隔壁花枝招展的小娘炮们说今天不约了,我挥挥手让狱警把门带上,然后站在牢房正中央做了一套广播体操,准备开始今天的午休。

就在我做完最后一个结束动作的时候,我的屋顶塌了。

然后这个挎着电锯的姑娘就从天而降,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床上,头上顶着不知道鸡鸭鹅什么畜生的毛。

我第...

小说家之恋

地痞先生踏上了艰难的转型之路


——❤——

雨停了。

田觉从傍晚时分光线昏暗的卧室里醒来,第一件事是去床头摸自己的黑框眼镜。

外面天空尚未放晴,铅灰色的云层低沉厚重,风声如海潮般轻柔起伏,远处的常青树木和矮矮的民房笼罩在混合着土腥味的湿润空气中,隐约有浅而辛辣的植物香味,被雨水冲刷过后越发鲜明起来。

屋子里没有开灯,书桌书架和台灯摆设在安静中留出彼此的阴影轮廓,桌上散乱的一摞手稿被风吹动,发出类似于破碎的沙沙响声,在它们被掀起的幅度越来越大时,田觉几步跨过去,用烟灰缸把它们压住了。

他站在原处没有动,靠在打开的窗户边向外看。

风很轻,落在身上的感觉很柔和。他重新把眼...

我兄弟可是狱霸(试写)

贴着面膜赶稿子,感觉自己是个任性的小公主

不得不加了这个Tag


姓名:塞特兰戈洛

性别:男

年龄:27

长相:黑发,纹身,左手上原石指环,溜肩

爱好:

  1. 聚众赌博打黑拳

  2. 业余学开挖掘机(……)

  3. 唱小黄歌儿调戏狱警

  4. 写典狱长×狱警的ABO同人文(被发现后关了三天的禁闭)

  5. 在澡堂子里把肥皂踢来踢去

  6. 藏了很多雪茄和黄色杂志

  7. 偶尔化身爱看书的文青,喜欢给在大白鹅监狱服刑的朋友写信


姓名:修

性别:男

年龄:24

长相:棕色短发,眉钉,眼睛一蓝一褐

爱好:

  1. 在澡堂开演唱会

  2. 吃红薯

  3. 偶尔戴着金丝边眼镜写写歌...

天敌(二)

想知道那种看啥玩意儿都觉得忧伤的小姑娘是咋想的

不是每一个写小说的都是郭X明啊,我都这么三俗了,给点面子好不好

你们和一个穿背心儿蹲道牙子上哈烟的人谈什么青春疼痛寂寞悲伤

你若安好,嫁了个村长叫赵大宝。


陈戏终于找到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把丁文阑的头摁垃圾桶里了。


他用了个十分拉风的高难度姿势——脚跟抵到人家后脑勺上,在绝大多数韧带拉伸不合格的小男生里,劈出了一个令人目眩神迷的一字马。

六年级那个号称独霸全校的胖子都吓愣了,圆滚滚的身子皮球似的跌坐在操场的黄土地上,手下几个屁滚尿流的小跟班已经哭着去找老师了,陈戏同学的难搞程度显然超过了孩子王的承受范围,就算是没出息...

天敌(一)

两个街头混混掐得你死我活的暧♂昧故事。短篇连载,就是这么随心所欲。

集作者恶劣低俗之大成,乡镇郊区杀马特弱智文风,少女心小清新请谨慎观看。


——天敌,天然的仇敌。自然界中某种动物生性捕食或危害另一种动物,前者就是后者的天敌。比如猫和老鼠,狼和羊,深海蟹和管型虫。

比如丁文阑和陈戏。

丁文阑深以为这世上再也没有这么一个生动形象的词来概括他和陈戏的关系了。

甚至在他还不认识这俩字儿的时候,他们就开始了长达了十几年的斗争。


江湖有传言说,丁文阑的原名叫做丁斓。

七岁他上小学,那双面团似的小手当时还不会打架,在班级花名册上写名字,握笔的姿势中规中矩,深得语文老师的芳心。...

婉拒转载与催更。
© 孙黯特仑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