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黯特仑苏。

(一首具有舒缓情绪、安神效果的歌,前半部分是漫长的念白,能够有效治疗夏天躁郁症、失眠、中二病、没事找抽和喜怒无常)

听着这个写点近况。

《于心有愧》完结了,我老早就买了火车票准备跑,昨天排版那边出了点状况,多亏找朋友才得以解决,在此感谢一下Tiki和蛋蛋。

上次有个姑娘说要完成一个新闻系的作业,以私信问答的形式对我做了个采访,关于网络文学写作这方面的,她问我从事网文写作多久了,我掰着指头算算除去小学和初中前期碰不到电脑的几年,差不多七年吧。

当晚我和我徒弟小林说了些掏心掏肺的话,我说我终于配得上当你师父。我希望你向别人提起我的时候是骄傲的。她说你对得起你现在所得的一切,还有未来。

我站在主观者的角度无法给这七年下使人信服的定义,有人觉得很久了,对我来说又好像一眨眼的事儿,当我置身其中,我不敢存心去渲染这里的困难和煎熬——写作是快乐的事,这一点每个写作者都认同,所以我们从没见过哪个写作者每天一边大倒苦水一边逼迫自己去写,那样的话,不论是怎样的爱都会变成负担。总听见有人说“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刻意去描摹和放大这其中的苦与痛,谁都没逼迫你成为多么伟大的角色,何苦磕得头破血流去戴那个王冠。

《于心有愧》总体来说评价还是不错的,可能因为我本人性格比较封闭,对于把自己放在众人眼光之下评判仍感到忌惮,《我的老大不可能这么可爱》火了的时候我不敢去看和自己有关的评价,微博不敢搜扫文小院也不看,因为我无意间瞥见了一些评论,“文笔作”“什么东西”“作者逻辑死了”,还有我写的第一篇签约文《撕裂狂欢》,史无前例的写到了二十一万字,我就像一条叼着骨头的小哈巴狗希望听到别人表扬我,可我仍然看到有人说“作者一看就有中二病”“什么鬼剧情”如此云云。

我知道没人想听我写它的过程。因为这个世界只要结果,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我也打心眼儿里认同这种思路是正确的,所以不去解释不去反驳,沉默让人看上去无懈可击,至少维持表面的平静。

上次有个熟人截图给我看,她列表里有个人很想认识我,“但是总裁看起来脾气超差”,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我在三月份的时候跟人在一篇随笔下面大吵一架,从来没有一次像那时候那么愤怒,那篇是我在外地睡着钢丝床用手机打出来的,那位读者一直振振有词“我只不过是表达我自己的看法”“我给那么多人评论都从没见过你这么小心眼的作者”……这世上总有人把言论自由建立在他所不知道的事实以上,捍卫自己愚蠢的无知而大放厥词,可我不能说什么,好似我不能像她不尊重我一样不尊重她,不尊重她来路不明肆意乱泼的忧伤情怀,哪怕好像泼一盆脏水在我身上。

我只维护我所认为的正确,但这样的赢没有意义。所以到最后我也什么都没说,有这个工夫不如和喜欢我的人努力说两句话,让爱有所回报。

这也是个淬炼内心的过程,接受自己无法控制和改变的事,也是让自己自由。

所以我还是会继续写,继续听取意见,跟愿意同我说话的人说话,但我只对得起我一个人,不轻易承载他人的期待。

——上面这段话是不是不太像我的风格?

那好,“老子只干自己想干的,你他妈爱咋咋地吧。”

 

最后一说:《于心有愧》的二宣和送印我交给Tiki和蛋蛋代劳,账号到时候有人替我发,麻烦大家多等两天了。

明天我坐火车去青岛,接下来是北京,在本地的可以约我一块儿吃个饭(前提是不能嫌我真人长得丑),我会讲故事的。

 

 
评论(97)
热度(251)
婉拒转载与催更。
© 孙黯特仑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