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黯特仑苏。

我兄弟可是狱霸(续二)

这篇是给我朋友修(现实中)的生贺

我发誓摸完这条鱼我再也不(闭嘴。


答应了菲菲和她一起南下之后,我和典狱长签署了一份协议,保证我半年后一定会回来,不然他就烧掉我和修之间写过的所有信件,我才忍痛答应了他;接着把“以备不时之需”的日常用品塞进随身的腰包里,在监狱里无数娘炮和兄贵的欢送声中,我和我的新朋友,菲奥蕾拉,踏上了前往大白鹅监狱、乃至整个世界的征程。

铁窗高墙外的风景分外美好。

菲菲走路时一蹦一跳的,身后那把血迹斑斑的电锯也跟着她轻快的步伐一蹦一跳,真是活泼又可爱。路上我的心情很舒畅,像汽水里不住蒸腾的气泡,我想,这是即将见到我挚友的幸福感在萌生啊。

我和菲菲走在向南的公路上,周围是枯黄而摇曳的杂草,尘土飞扬,资本主义的大风摧残着这个国家每一处贫瘠的土壤。时不时有开着跑车的土豪放慢车速向菲菲吹口哨,这时我就会上前一步把我的小姑娘抱起来躲到远处,然后等土豪的车被后面疾驰而来的车撞死。

我住了快十年的牢都知道高速路上不能减速啊,这些人是不是傻。

中午的时候我们路过一个酒馆,我想借那里的电话联系一下修。

酒馆老板看到我和菲菲身上的囚服,大吃一惊,我给他看了我向组织上批的请假条,老板将信将疑的说,我要是举报你呢?

我喝了一口麦酒,说,没关系,你可以试试,我会在你老婆面前强奸你。

这个年过四十、浓眉大眼的老板脸上竟然隐约浮现出一种期待的神情。吓得我赶紧把饭钱酒钱给他。

菲菲在我旁边聚精会神的吃一份咖喱饭,她专注且优雅的姿势让我觉得那盘饭此生没有白活。然后我靠在吧台边拿起电话,开始拨号。

“嘟——喂,大白鹅监狱,都是男的,不约。”

“你好,我叫塞特兰戈洛,我想麻烦你帮我找一位叫修的先生。”我吐字清晰而礼貌的说,对方的呼吸急促起来,“什么?你是黑门监狱的塞特兰戈洛?你真的不约吗?”

“不约,不约,你要是长得像梅根福克斯,我可以考虑一下。”我对成名后的生活已经感到厌倦了。毕竟我在方圆十里的监狱都有知名度,每天都有很多娘炮吵着闹着要嫁给我,我也是一个蹲厕所的时候会玩俄罗斯方块的平凡人,我真的很累。

那边接电话的人似乎陷入了某种遗憾的沉默,随后帮我接线给了修。

“喂?塞蒂,是你吗?”

听到那个动人的称呼我几乎潸然泪下,我捂住嘴哽咽着,菲菲善解人意的用勺子帮我抹了抹眼泪。挚友的音容笑貌仿佛近在眼前,而我马上就要见到他了,多么激动人心。“是我,我下午就要去找你了。”

“真的吗!?天哪我的伙计!哦!这可真是!”修在那头兴奋的叫出了声,我觉得他可能要唱一段二人转,他说,“正好下午我要山坡上放鹅,你老远就能看到我了!”

“好,”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估算了我们抵达的时间,笃定的说,“大概太阳落山时我们就到了。”

“太阳落山是几点?”

“就是我到的点。”

“哦,你真是太聪明了,我记得了。”他坚信不疑的跟我做了短暂的道别,“路上小心,期待见到你,我的老友。”

我挂了电话,菲菲刚好吃完了饭,我们离开酒馆,继续向南行进。

我计算的时间简直分毫不差,我和菲菲到了大白鹅监狱的后山上,隔着如同一眼万年的遥远距离,我看到了我的挚友,是的,他正在山坡上放鹅,一轮落日在他背后,灿烂夺目,一瞬间我觉得他像自由女神像,差点跪在地上,他和漫山遍野的大白鹅一起从山坡上冲下来,一把把我抱住了,声音是颤抖的,“真的是你!塞蒂,我好想你!”

我闻见他身上牛肉味儿的毛巾的香气了,久别重逢,我们该去澡堂一起洗个庆祝的泡泡浴。

“我向你介绍,这是我的新朋友,菲奥蕾拉,希望我们以后一起愉快玩耍。”我好心为他们做了介绍,菲菲踮起脚和修做贴面礼,高兴的说,“我觉得你可以做我下一任男朋友。”

修拉着我们的手,说,“先一起去食堂吃个烤肉自助吧。”

我惊奇道,“你们监狱伙食这么好啊!怪不得你个子这么高。”

修眯眼一笑,“我是特邀嘉宾,因为大家每天洗澡的时候都是我给他们唱歌解闷儿。”

我信服的点点头,这是我的朋友应得的。说话间我们已经走进了大白鹅监狱的大门,旁边的门卫都用鹅叫向我们打招呼,十分友好。

“我们这儿不许用鸡叫,会被视为间谍的。”修提醒我。

菲菲大概是走累了,于是修背着她,我们路过大门后长长的吊桥时遇见了修的死对头——光头排长,但我一点儿不怕他,路过他身边的时候,我低声说,“我不会让你再朝我朋友丢肥皂了。”

显然是我的威胁有了效果。他一愣,帽子下面掉出好多草莓味的安全套。

大白鹅监狱的狱友们很欢迎我和菲菲的到来,他们在食堂里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并且集体演唱了一首脍炙人口的歌,《加州招待所》,听说他们的合唱队是修组织并调教的,歌声惊动了二里地的飞禽走兽。

之后我们在公共温泉里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菲菲和我们一起泡,我们都围着浴巾,看上去真的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我相信这是友情的力量把我们同化了。

晚上,修提议我们睡房顶,亲近自然,彻夜谈心。

菲菲抱着电锯睡在我们俩中间,女孩子都有抱抱枕的习惯。我和修说,你要和我们一起周游世界吗?

修说,塞蒂,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他的眼里有闪闪发亮的星辰,那是我看过最棒的风景。



 
评论(25)
热度(108)
婉拒转载与催更。
© 孙黯特仑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