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黯特仑苏。

记脑洞,“烧钱点烟”。

 

他坐在人群里,手上拿着打火机,翻来覆去的把玩着。

音乐声暧昧黏浊,身边的男人和女人搂抱着胡闹,他就那么敛默的叼着一只烟,无动于衷。

有喝醉的酒客走到他跟前来,摇晃的大手抓住他的下巴。他一侧的金发别在耳后,左脸上渲染着烟火般的冷光,细长的眉眼微微抬起。

“喂,多少钱肯走?”

粗糙的手指在他脸颊上游走,最终停留在嘴角的笑意上。

他倾身向前,衣领处滑落出一截嶙峋的锁骨,奶油般甜美的白色,拨弄手里的打火机,把男人手中的美元点燃。

周围的喧嚣霎时间归于岑寂,音乐声变得孤单又可笑,有人的眼里写满慌张,表情却唯恐它泄露分毫。

男人又惊又怒的眼神中有跳跃的火光。他手指扣住男人的发抖的腕子,为自己点着了嘴里那只罗密欧一号。

那种养尊处优的怠慢活像一耳光抽在男人脸上。

在场的人也仿佛感受到了侮辱般的刺痛,但他们只有资格旁观。

幽幽的白雾模糊他年轻的脸,他缓缓的开口——

可男人没机会分辨出那句话,身边的酒桌被人掀翻,女人们提着裙子尖叫,玻璃打碎的声音在耳边炸开,三五个西装整齐的保镖把男人拖了出去。他回到之前的位置,白衣的侍女跪坐在他身边,将黑色西裤上的褶皱抚平。

他朝男人摆了摆手。

“Adiós.”(再见。)

 

 

 
评论(13)
热度(56)
婉拒转载与催更。
© 孙黯特仑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