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黯特仑苏。

之琛

伪父子文。

……老子的化名就叫贾逸算了妈的。(起名懒)

关于男主的另一个故事http://petoc.lofter.com/post/42a3bc_19537b1

 

儿子跟我生气了。

他在我和我的同事兄弟跟前,有恃无恐的跟我摆起了脸色。

卡宴里的气氛比起严肃更不如说是疲倦,毕竟我们都折腾得够呛。我看到司机映在后视镜里赛亲爹的慈祥笑容,还有副驾驶上的二当家那一副铁汉柔情脸,他总是很善于缓和气氛,“之琛啊,还生你爸气呐?”

贾之琛和我并排坐在后座却拼命想要划清界限,扁着嘴巴不说话,半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作为回应。

没大没小。我警示意味的捏了捏他的耳朵,也顾不上他记不记仇,“怎么跟你二叔说话呢。”

“你管不着!二叔比你好!”他火刺刺的,“今儿我丢人现眼了就赖你!”

我叹了口气,只好无所事事的望着窗外掠过的街道。

其实我也觉得今天这事儿怪我。

 

时间回到两小时前。

我和一起去走货的弟兄刚从云南那边飞回来,这次交货冤家路窄遇见了一帮越南的亡命徒,把我们当成了过境的毒枭,两边儿闹得天翻地覆一天一夜没合眼。

下飞机的时候我两眼一黑差点摔死在停机坪上,从候机大厅里出来的时候给手机开机,只见上面密密麻麻挤满了贾之琛的短信和未接来电,“爸,我们有家长会”、“爸你到哪了,昨天我跟你说你别忘了”“贾逸你怎么还没来!?”“你死哪了贾逸!!”

我如梦初醒。

看了眼时间,家长会已经开了二十分钟;看了眼车上等我的弟兄们,本来是时候和本家的人分开,但现在的时间实在不够我单独打车走,我笑得右眼皮子乱跳,“二哥,劳驾把我送到之琛他们学校去吧,来不及了。”

二当家是个爽快人,平时都见不得我跟他客气,油门一踩拉着满车雇佣兵直接到了我儿子的学校。

我赶到的时候家长会都开了一半了,贾之琛他们班那个芳龄二八的女班主任正在往墙上张贴成绩单,好多家长都领着自家小孩在那里看这次的期中成绩,几家欢喜几家愁,我看到我儿子退在他们后面,孤零零的傻站着,他漆黑的头发软软得依偎在颈侧,脸色有点茫然的苍白,直到他看见我。

“儿……”我话还没出口,他脸色恢复得太快以至于有点儿热血上头,一头冲过来撸起袖子就要跟我拼命,我用了个巧劲儿卡住他手腕往反方向一拧把这小崽子箍在怀里,衣冠禽兽似的朝他们老师笑了笑。

老师看着我和我身后高头大马、凶神恶煞的汉子,感觉脸上那表情撑破了就是哭。

她身后的家长们也都往这边看,我特意把衬衣扣子开了两颗,希望遮住我黑色西装衣襟上沉淀的几滴血迹。

为了赶快把老师的注意力拉回我身上,我换上最和煦的笑容伸出手去,“老师您好,我是贾之琛的父亲,贾逸。”

“您好……”老师惶惶的打量我,扯出一个艰涩的笑容,“您真年轻啊……”

“今年三十。”我一边客气的笑一边压制着炸毛的贾之琛,这个青春期的小怪物劲儿越来越大了。“真是抱歉,您看我这刚出差回来耽搁了这么重要的会,下回一定配合您工作。”

班主任似乎还沉浸在“十六岁的孩子为什么会有个三十岁的爹”这种离奇问题中难以自拔,并不怎么在意我的迟到。“没关系,您能来就好,这次开这个会主要是我们想和家长沟通一下关于孩子怎么提高成绩的事……”

我趁这个档口跟二当家他们摆摆手,意思是不用等我了,这个净化心灵的会估计会开很久。

一帮恐怖分子走了之后,我跟着贾之琛和众多家长一起回到教室里,拿着我儿子红红火火的成绩单,坐在台下沐浴老师的甘霖长达四十分钟,他的成绩好坏我压根儿不在意,只是过程中贾之琛一直没搭理我,因为他也感觉到周围有一些不礼貌的目光,有人在质疑他与众不同的年轻父亲了,随之而来的必定也有对他身份的无责任猜测,这对他的自尊心造成了伤害。

我没办法隐瞒贾之琛是我养子的事实。

六年前他父母死于帮派纷争,是我一时怜悯把他捡回来当儿子养,平时还算温顺服帖,偶尔闹情绪会表现得大逆不道些,再说他们这个岁数的小孩儿尥蹶子是很正常的,我并不挂心。

我在周围的窃窃私语中看着我儿子冷漠却又烦躁的侧脸,意识到今天的事可能对他在学校的人际关系造成影响。

离校时我注意到二当家那辆卡宴还停在那里,本来心里有几分感激和欣慰,但贾之琛一上车就彻底跟我翻脸了。

“老男人你烦死了!”他朝我吼完,下车后径直朝公寓大门走去了,没有等我。

 

青春期真是头疼啊。

我进了家门,把玄关里他的鞋子摆好,属于家的味道温柔扑面,让身心俱疲的我没走几步就瘫倒在了沙发上。

烟和打火机就在茶几上搁着,我都懒得去拿。

还好这之后的一周我都不会太忙,可以和家里这个造反的青少年好好谈谈。

我昏昏欲睡,恍惚间想到贾之琛还在浴室洗澡,这都快一个小时了还没出来。“之琛。”我喊他。

没有回应。

这个距离绝对不可能听不到,我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从沙发上爬起来,赤着脚去了浴室,隔着毛玻璃看到里面水汽缭绕,我敲了敲门。“儿子哎。”

没有回应。

我一把拉开门,水蒸气混合着洗发香波的味道铺天盖地的迎上来,我凑近一看,这小子泡在浴缸里睡着了。

我踩着满地的积水走过去,用手背推了推他的脸,他歪着头顶在浴缸边缘,皮肤上凝了薄薄一层水汽,前额头发湿了水能垂到鼻梁上,睫毛交错也看得根根分明,睡得极深。

我认命了。手伸进水里抱住他的后背把他湿淋淋的捞出来,但地板又湿又滑根本站不住,我情急之下扶了一把浴缸整个人撞在墙上,他也连带着摔醒了,靠在我胸口迷迷糊糊睁开眼。

我低头看他。我衬衣扣子开了一溜儿,露出来的上半身紧紧贴着他湿润的肌肤,他下巴正抵着我胸腹之间的那处肌肉的凹陷,呼出的热气烘在上面,我用手托住他平滑的脊背,嘴唇几乎碰在他眼睫上。“之琛,爸爸快撑不住了。”

他终于把住我的肩膀摇晃着站起来,这个角度能看到少年修长紧绷的大腿和泛着浅粉色的皮肤,但这距离未免太近了,我莫名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事实上我也很久没喝水了,一热就渴得厉害。

“我想睡觉。”他喃喃的说。

“行,我带你去睡。”

“你跟我一块儿睡。”他抓着我湿掉的衬衣仍是不依不饶,眼睛已然睁不开了,看上去困得颠三倒四。我又何尝不是呢。

拿浴巾把他上上下下擦干了,半拖半抱的弄进了隔两个房间的卧室里,我拿毛毯把他裹起来,手在他光洁的额头上摸了好几次,“还跟你爸闹别扭不。”

“不了……”

听到这个回答,我躺在他旁边心满意足的闭上眼。

 

【END】

 
评论(39)
热度(176)
婉拒转载与催更。
© 孙黯特仑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