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黯特仑苏。

《天下不乱》3

第三章


游灰去风向娱乐的公司找吕东面谈,带着打印好的解约合同。

正是午饭时间,吕东便礼节性地邀请游灰一起吃,后者姑且人到场了,却提不起半分食欲。餐厅装修豪华,漫天要价,和吕老板的衣着很搭调。他吃得斯文,讲究,没有多余动作,无意间对上游灰的视线,竟从中觉察到一丝悲伤。

吕东心想,后悔了吧。

无论情还是钱,他相信游灰总会有所留恋。

而游灰不忍直视白色浓汤里和着奶油炖得稀烂的洋葱和土豆。

这他妈吃的什么玩意儿啊。

“甲方强行终止合约……”他一只手托着下巴,开口打破沉默:“吕先生,违约金我要赔你多少?”

“不多。”吕东用洁白的餐巾擦拭嘴角。“人情价,一百万。”

他额角青筋凸现。

毒死你个龟孙。

游灰在桌子下面庸俗地抖腿,桌面上随手把玩着手机,拇指按住新闻头条的页面刷新了一下,蹦出来的赫然是一条发布时间在十分钟前的帖子,标题高耸刺眼:《猛料!华傲传媒老董余志凯昨夜被打入院,疑似遭人报复》。

他点都不想点进去。

他答应道:“行。”

吕东眼皮都不抬:“周末给我。”

他牙都快咬碎了:“……行。”

 

游灰想起他刚到风向来的时候,吕东就是这么对他说话,给你一个月时间,把录音棚里的东西玩儿溜了;给你一个星期时间,写十首歌,不许灌水;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好就和我签约。不会玩儿不帮你,写不出来不等你,没考虑好,机会就让给别人,不留丝毫缓冲的余地。

事实证明吕东的决定都不是错的,错的只是他从来不让你决定。

游灰靠着椅背,翘起二郎腿,若有所思地捻搓指腹的红印,像胭脂,沾得拇指也红了。合同一式两份,他拿一份,吕东拿一份,从此一别两宽,后会有期。

“你是不是,”他仍低垂眼帘,阳光下茶褐色的眸子被掩去一半,话如同是对空气说的:“在等我后悔啊。”

吕东把钢笔插进西装的胸前口袋,反手扫平了褶皱的衣襟,投向对面的视线被青色镜片阻挡。游灰坦率地回望,那笑容里并无讥嘲或敌意,半晌撤开椅子,探身凑近他耳边,柔情似水地说了句:“我偏不。”

他转身离去。

寂静的餐厅只剩下他们俩了。走廊空无一人,服务生在墙角打瞌睡。电梯“叮”一声打开门,游灰前脚刚踏进去,手肘就被人拉住,扭头一看,是个陌生女人。

“游先生,您好。”

她目测三十岁左右,一身干练的职业装,小腿纤细漂亮,栗色头发挽成髻,戴一对珍珠耳钉,笑起来颇具亲和力。可惜游灰现在连保持微笑都十足勉强,没有与她客套的心情:“您好,有事儿说事儿,不套近乎。”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世外娱乐独立董事裴斯仁裴先生的助理,白曳。”

裴斯仁。游灰皱了皱眉。怎么又是他。

白曳没有介意他的恶劣反应,彬彬有礼地递给他一张印有姓名和联系方式的卡片。

“明晚八点在君兰酒店,裴先生有请,想跟您谈谈合作事宜,愿您赏光,条件好商量。”她柔声说:“您可以选择赴约或不赴约,我们将随时恭候。”

无人乘坐的空电梯在游灰面前关上了门,他两只脚错开站,随手翻看着那张名片的正反面,拿到鼻子下面闻了闻,粗糙的黑色卡纸散发着高不可攀的冷香。

女人坚持在等他的回答。

“我真有得选吗?”他发问,口吻却不像是问。

“您觉得呢?”她笑得委婉,答案昭然若揭。

电梯门再次打开,白曳后退一步,点头示意他自便。游灰掏出钱包,把名片塞进夹层,临走时还想说点儿别的,最后只来得及说声谢谢。

 

挖墙脚的人游灰见过不少,尤其前年年末。由业内公认最具权威性的音乐评奖活动“独角兽”评选出的年度十佳专辑,其中有两张出自游灰之手,包括当年爆红的少年艺人花梵的成名作。没记错的话,他就是从那时起有了名气。

碍于职业本身的局限性,制作人不可能做到像明星那样家喻户晓,但也会以其他形式为人所知,比如游灰和花梵一起登台领奖后的第二天,照片被人上传至某知名网站的娱乐板块,新闻头条以及公众号,有相当一部分路人对他的脸产生了好感,评论清一色的喊他出道。

游灰倒是立场坚定:不出,不唱歌,告辞。

可惜这种炙手可热的时效性很短,受人关注未必全是好处。曾几何时有所谓的“知情人”对外宣称,他跟合作的男歌手存在暧昧关系,不尊重团队意见,戾气太重,私自改歌等等,吓跑了一批对他抛出橄榄枝的合作方,今次余志凯被打事件曝光,那些曾殷勤向他示好的人更是溜得飞快,一夜之间便难觅其踪。

现实总是很残酷。

他必须为自己早做打算。一百万,他想,自己目前的固定存款仅仅有它的十分之一,哪怕把手头几首歌低价卖掉,再饥不择食地接两三个急活儿,算上流动资金和居住的房子,加起来也远远不够。借?他没脸跟人张口借钱,借来就变成压在他身上的重担,白天黑夜、睁眼闭眼净惦记着自己欠别人钱,日子就别想过得舒坦。

更何况他人缘儿差得可怜,本身就厌恶社交,从不主动跟人来往,说白了,圈子维持的都是表面关系,只在场面上称兄道弟,真到了考验友谊的关键时刻,谁甘愿把自己委进去?

丁拂晓这样的塑料姐妹花也不行,越亲的人越不能谈钱;他爹呢,是死是活没有本质区别。

没人帮得了他。

“啥,你说世外娱乐的人联系你了?”

下午游灰回到自己的住处,用电子钱包里仅剩的四十块五毛点了份奢华外卖,当做他本年度的最后一餐饱饭,边吃边和丁拂晓挂语音。

“啊。明天晚上约在君兰酒店见面,挺客气的。我寻思着不管人图我什么,机会可贵,去了再说。”

他把裴斯仁的名片压在烟灰缸底下,一抬头就能看见。“说真的,我以为我把余志凯打了,在这个圈子就算混不下去了,居然还有人敢接盘……你不知道,我刚刷了一下工作号,已经有五六个合作过的人把我拉黑了。谁惹得起余老板啊,我今晚出门被人拖到小巷子里轮奸都不稀奇。”

“还想被轮奸,你做梦。”

“请您含好了屌不要乱讲话。”

丁拂晓在公司闲得像条金鱼,躲在茶水间和他说悄悄话:“那是哥们儿否极泰来啊,天无绝人之路。我查查那个什么,你等会儿……操,我又不混你们那个圈儿我他妈哪儿知道世外是啥,世外高人吗,我知道余志凯就不错了,还不是因为这个老淫贼喜欢玩小男孩儿,出了名的,他是不是有艾滋病啊,你真没被他碰过吧?死鬼,人家昨晚还跟你睡一张床呢……”

“丁女士,大家姐妹一场,我都快凉了你能不能少骚一会儿。”

“别打岔……嚯!世外这么牛逼吗,可比风向牛逼多了!我看到照片了,女老板!”

游灰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打开小桌板上的电脑查世外娱乐的详细资料。公司成立八年,创始人裴幕,裴氏姐弟的父亲,前年老爷子退休,世外便由长女裴丽仁接管,三年内势头一路走高,资源不断,惹人眼红。不少一线明星倒贴也要倒贴她家,二三线就别痴心妄想了,根本高攀不起。

公司简介往下翻是裴丽仁的个人词条,配图有用做杂志封面的硬照,有出席颁奖典礼或慈善宴会的摆拍,还有日常街拍。齐耳的卷发,傲人的身高,五官深邃而富有攻击性,是常人难以驾驭的类型,穿衣审美更是出众脱俗,与明星们同台气势非但不逊,反倒更胜一筹。

游灰大致浏览了几张,夹烟的手微微颤抖。“我要是直男我也想倒贴她啊,让她操我都没问题。”

基佬的失格发言。

“你说找你的是她弟弟?”丁拂晓喝了口水,理性分析:“听我说大火儿,你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儿。”

“看她弟弟帅不帅。”

“……”

要保证为他工作还是跟他睡觉都不吃亏。他长得好看,你就投怀送抱,他不好看,你就公私分明。

丁女士真是个求真务实的男人。

游灰用鼠标托着滚动条继续往下翻,关于裴家二少裴斯仁的介绍却寥寥无几。二十九岁,国外某知名学府毕业,后面跟着一连串学位名称,社会名流的标配。比这些中规中矩的介绍更引人注目的反而是些上不了台面的小道消息:传闻他是裴幕早年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后来认祖归宗,与同父异母的姐姐共同继承家业,意外的相处和睦。

配图是一张裴斯仁和裴丽仁的合照,被女人挽着胳膊的男人逆光而立,只看得出个子颇高,侧影充满曝光过度的朦胧美。

丁拂晓尽情发挥想象力:“我觉得OK,仙女的弟弟必须不能丑。我猜你在那头嘴角疯狂他妈的上扬吧,平生第一次这么期待潜规则是不是?恭喜你,做鸡的理想即将实现。”

“闭上你的狗嘴吧。”

“呵,只有热血纯一能用他的亲吻让我闭嘴,靴靴。”

游灰不禁把手机拿得离脸远一些,散了散透过屏幕传来的骚气。

 

老天饿不死瞎家雀。

他把黑色的名片攥进手心。



 
评论(43)
热度(608)
婉拒转载与催更。
© 孙黯特仑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