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黯特仑苏。

小樱桃和大坏蛋

废稿。除草。Gay里Gay气的弱智短篇。


一、

 

事情是这样的。

八月份一个晴朗酷热的午后,英淘在家打游戏。

眼看着就要通关了,他却总是死在压轴的大坏蛋手里,死了又活,活了又死。

他从昨晚十一点打到现在,饭都顾不上吃,蓬头垢面,衣衫不整,脸上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像是被人用毛笔生生画上去的,浑身散发出一股没有对象的酸臭味。

可是男儿不能轻易言败。英淘吸了一口桌上的隔夜奶茶,顽强不屈地打了大坏蛋第七七四十九次。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然而结局是残酷的。

十分钟后,英淘拖着空荡荡的血条倒在灰败的画面中,视野渐渐模糊,“Game over”的系统提示音响起,他无法承受这样的结局,双手掩面,万念俱灰。

没过多久,屋外突然传来按铃声。

英淘猜不到是谁,好奇地走过去开门。

只见刚才被他痛扁的大坏蛋站在门口,身上缠了一圈圈绷带,单手捂着脑袋,眼中有泪光闪动。

“就是你打的我。”

英淘“嘭”得一声摔上门。

 

 

二、 

 

“……”

英淘站在门口,脚底生根腿肚子紧绷,依然保持着抬手摔门的姿势,用力过猛带起来的热风把他的头发往后掀,露出一条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的发际线。

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

他的大脑还没有完全从游戏里切换出来,显得不太清醒。

那是谁?

他甩了甩头驱赶荒唐的想法,笨拙地试图说服自己,打算冲个澡冷静下,敲门声又不罢休地响了起来。

冷汗瞬间爬满了他的脊背。

太阳穴突突突直跳,他咽了口口水,不管是人是鬼,破罐子破摔地再次打开门。

大坏蛋还在外面站着。

真是个痴情的男人。

“我来找你报仇了。”

妈啊。

英淘一闭眼。

“……且慢。”

他后退一步与来人划分距离,一只手挡在身前,另一只手反复掐弄着鼻梁:“这位先生,我知道这很没礼貌,抱歉耽误您一点宝贵的时间,我实在想不明白,请问您是怎么从游戏里跑出来的……”

“无可奉告。”

大坏蛋终于说了句富有坏蛋风格的台词,让他此时的形象不至于太出戏。

然而紧接着他就问:“你的ID是叫‘虎牙少女樱桃酱’吗?”

“……”

每个人都经历过这个想要自杀的瞬间,游戏里瞎起的名字被人在现实里喊出来是极其挑战耻度的一件事,英淘脸有些红,局促而磕绊地答:“是、是我啊。”

大坏蛋审视的目光立刻变得十分不齿。

他上上下下打量这个穿老头汗衫和大裤衩的邋遢男青年,眯细了一双刻薄的丹凤眼,从牙缝里嘣出一声“啧”。

“猥琐,龌龊,恶心,骗子,死宅。”

“……用得着这么恶毒吗?!哪个男人没有梦想呢?!老子不需要游戏角色特意上门来吐槽我啊!!!”

 

 

三、

 

“我没骗你。”

英淘张了张嘴,这话说起来有点没底气,毕竟不够实事求是,但他面对敌人的讥讽不可以表现出一丝一毫的退缩。

“至少我的名字叫英淘。”他挺直腰板,朝大坏蛋一龇牙。“我还有虎牙。”

 

 

四、 

 

“……我以为你是人如其名天真烂漫扎丸子头穿樱桃图案可爱睡衣的虎牙美少女。”

“我还以为你是广告里一刀秒杀999级还送八套装备十种武器五万金币的老怪呢。”

“……”

两人面面相觑半晌,突然互相选择了原谅。

 

 

五、

 

大坏蛋一时间无法接受自己人生第一次线下面基就这么见光死了,又头疼又憋屈。

英淘则是看着这个穿戴和游戏里完全一致、黑发黑眸黑斗篷黑靴子的高个儿男人,觉得他俩的问题还是需要双方沟通才能解决,眼下僵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索性拉着对方的衣角往屋里让:“……不然兄弟你先进来坐。”

外头楼梯间走过去一个下班买菜回家的邻居,热情地和英淘打招呼:“哎呀小英吃了吗!”

英淘差点儿吓尿了。

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把揪住大坏蛋的衣领把人搡进屋,礼貌而不失尴尬地应道:“您回来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正准备吃呢!”

大坏蛋闻言把拔出腰间的刀又收了回去。

他冷峻的脸庞闪过一刹那的不知所措。

大意了。

想不到你们人类决斗之前还讲究留人吃晚饭。

 

 

六、

 

这本是一场血腥的复仇,大坏蛋却这样顺利地进入了他追杀对象的客厅,坐在追杀对象的沙发上,面前放着追杀对象刚给他泡的茶,热气腾腾的,很香。

而追杀对象面露拘谨地站在一旁搓手,还生怕自己招待不周,羞涩地挠了挠后脑勺:“您自便啊!当自己家一样的!我先去冲个澡哈这个形象不太好!”

是不是哪里不对啊兄弟!!!

 

 

七、 

 

英淘洗完了澡,捯饬利索才算勉强有个人样了,他穿着浴袍在大坏蛋身旁落座,拿手机叫了个外卖,随后捧起另一杯茶,一副要促膝长谈的架势。

“老大哥,你坐下,咱俩说说知心话。”

大坏蛋并不买账:“你为什么打我那么多次。”

英淘摊手:“我不打败你没法通关呀!”

大坏蛋:“关我屁事,通不了关怪你脸黑手残操作不够骚,人非不能怨社会。”

英淘:“???”

你这是人身攻击!

 

 

八、 

 

外卖点的花甲炸鸡小龙虾按时送到,英淘把饭盒摆上桌,搬来小板凳在大坏蛋对面坐下,笑眯眯地给他递了双一次性筷子。

“别生气啦,都是误会,我请你吃鸡啊。”

大坏蛋:“???”

“这家的鸡超级好吃!”

大坏蛋看看对面这位眉清目秀脑子进水的青年,又看看桌上盛情款待的晚饭,攥着筷子的手像抽风一样哆嗦,眼泪都快下来了。

——所以我为什么大老远地跑来这里吃鸡啊……!

他咔嚓一声把筷子掰成了两根。

 

要知道,大坏蛋千里迢迢的来一趟可不容易。

如今世道不比以前了,坏蛋不好当。

不是普通坏蛋,也不是低级坏蛋,是大坏蛋。一个富有邪恶魅力且能被人铭记在心的大坏蛋可不能只会干坏事儿。他要有俊美的样貌、强大的本领和鲜明的个性,身世悲惨,童年不幸,苦难铸就他的冷漠和残忍,使他对世界的秩序有一套自己的理论,从而站在代表正义的主角的对立面,坏也要坏得让人觉得很有道理,偶尔为了剧情需要还得和主角凑凑CP。

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

他还要被同一个人连轴转地打了四十九次,不死也会痛啊。

这人还不是美少女。

不可饶恕。

就算我是反派,大坏蛋心想,我不要面子的啊?

你们这些正派角色仗着自己是好人就能为所欲为吗?

他咽不下这口气。

他就得干点儿坏蛋该干的事儿。

 

 

九、 

 

“我听手下的NPC说,下午四点开始服务器维修,BUG会一直持续到明天早上六点,我想这时间足够了。”

大坏蛋矜持地搁下筷子,抽了张纸巾擦嘴。

“作为坏蛋,以睚眦必报为荣,以大爱无疆为耻。”

这家的鸡确实好吃。表皮金黄酥脆,炸得火候正好,椒盐和酱料也堪称绝配,香而不腻。

看来决斗完了必须打包一份带走。

“你不用知道我是怎么来的,只用知道你是怎么没的。”他将武器横在他和英淘之间,声音里透着比刀刃还冷的森森寒意:“拔刀吧虎牙少女。”

英淘一口可乐从喉咙里呛了出来。

大坏蛋本能地认为是这句话里的某个成分不对,于是他尝试纠正错误:“樱桃酱?”

 

“……别了,哥,你别叫了,直接动手吧,老天爷,太羞耻了,让我死吧。”

 

 

十、 

 

“我干掉你之后你最多能复活几次?”大坏蛋问。

“不能。”

英淘酒足饭饱,无欲无求,对人世间再没有一丝留恋,躺在地毯上好生等死。听见大坏蛋诚心发问,他双眼放空,对着天花板说:“生命是无价的,每个人只有一次,多不退少不补。”

大坏蛋掐指一算,不乐意了:“杀一次就挂了,那岂不是很便宜你。”

英淘:“……”

英淘:“所以嘛。”

这个令人难以捉摸的电波系男孩一翻跟头坐起来,自来熟似的扯了把大坏蛋的黑斗篷。

“机会难得,陪我打游戏吧!”

男人错愕地抬起头,来不及酝酿好反驳的话,迎面就砸来一个不客气的游戏手柄,砸得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出现了一丝崩坏的罅隙。

“我这儿有个双人游戏一直找不到人陪我玩,盼星星盼月亮可把您老盼来了!”

“……”

“你反派演得那么好,这方面一定很厉害吧?”

“且慢……”大坏蛋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让我赢一把再请你吃顿炸鸡!”

这可是下了血本了。

话说至此,大坏蛋紧紧地握住手柄,好像握住了方向盘的老司机,手背上青筋暴起,怕给人抢走似的。

 

 

十一、 

 

在游戏开始之前,英淘决定先教大坏蛋使用手柄。

能当上大BOSS的都不是傻子,对于一个站在反派巅峰的男人来说,掌握它的用法并熟练操作不是一件难事。

因此前几关作为热身,两人还有余暇闲聊。

“迄今为止你挑战过多少玩家?”英淘问道。

“不计其数。”大坏蛋一边游刃有余地操控人物,一边不受影响地作答:“因为我是最终BOSS,有些人没机会见我的面,有些人与我交手个三两次,能通关则通关,通不了就放置play,还有些人轻轻松松就赢我,起码我输得体面,只有你。”

说到这儿,他凉飕飕地看了英淘一眼,后者吓得被人砍了一刀,血条几乎掉到底。

“杀了我四十九次。”

坏蛋精通坏蛋的套路,就在英淘拖着将死之躯苟延残喘的档口,大坏蛋瞅准时机给他加血,趁对方技能还没回满,转头又去追杀。

英淘当即抛弃了做人的气节,拿出给偶像打call的气势大喊:“爸爸奶我!!!”

 

 

十二、 

 

“是不甘心啊。”

“嗯?”

“想赢,输的时候也想赢。”

“你是个好对手。”

“那你愿意跟我再战五十次吗?”

“不愿意。”

“……”

 

 

十三、 

 

大坏蛋陪虎牙青年英淘打了一夜的游戏。

凌晨时天蒙蒙亮,他才意识到自己必须得走了。

奇怪,不是来复仇的吗?

他放弃了思考,整理好衣帽,在玄关和哈欠连天的青年道别。

“谢谢你的招待。”大坏蛋的脸注定了他说这种温情台词的时候看上去总是不太情愿:“认识你是件好事。”

“我也觉得。”英淘踮起一只脚晃了晃拖鞋:“你下次还来吗?”

“来干什么?”

“吃饭啊,聊天啊,玩游戏啊……”他有点儿腼腆,仿佛这话说得越了界:“不打架,不能打架,好朋友怎么能打架呢。”

“坏蛋没有朋友。”

大坏蛋摇摇头转身离去,只留下潇洒背影:“祝你通关吧。”

快六点了,英淘笑着目送他消失在新一天的第一缕晨曦里。

真是奇妙的相遇。

 

 

十四、 

 

笑话,我怎么可能让你通关呢。

我可是坏蛋。

当然是不择手段,让你陪我玩儿到腻了。

 

 

END


 
评论(47)
热度(746)
婉拒转载与催更。
© 孙黯特仑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