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黯特仑苏。

七月的最后一天,我的猫走了。

今年它就十六岁了,八月份是它的生日。数字不太精确,因为我家从寺庙领养它的时候不太确定它到底多大。它在我身边呆了十六年,看着我从孩子长成一个不中用的青年,我现在试图回想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感觉还是很新鲜。

从年初开始,它开始变得笨拙,弹跳力不如从前,偶尔从沙发上滑下来会独自坐在那儿茫然地发愣。牙齿掉光了,我就把猫粮用勺子碾碎了或者把熟食嚼一嚼喂它吃。我从五月底的时候就有了心理准备,那时候带它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姐姐很惊讶,说,它都十六岁了啊,换算成人的年龄得有一百二三十岁了,寿限到了,回去好吃好喝伺候它。

我爸向来不是怎么亲近动物的,但是那天他站在医院门口跟我说,猫在我们家没吃过一天苦,它这辈子也算值了。

这一个月来,随着天气变得炎热难耐,猫的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它实在是太老了,太累了,多数时间都躺着发呆。白天我在家写东西,它睡在阳台上,我每隔二十分钟就跑去看它,用针管给它喂新鲜的水。直到昨天晚上,它已经彻底站不起来,小便失禁,瘦得只剩一把骨头,躺在我的椅子下面,呼吸声越来越微弱,我在餐桌上吃饭,我已经很久没有进食,没有任何胃口,但是必须得吃点什么,用勺子挖了饭往嘴里塞,喉咙疼得要命,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假如死亡是我活到现在必须经历的事,我迟早要习惯,每个人都是。

它临走的时候我摸着它跟它说了很多话,我说不管你下辈子继续当猫还是选择当个人,都记得回来找我,我赚好多钱养你,让你过最好的生活。

希望你在天国快乐平安。


 
评论(100)
热度(805)
婉拒转载与催更。
© 孙黯特仑苏。 | Powered by LOFTER